公司新闻

华为“断供”首日,苹果新品发布,“赶尽杀绝”?任正非是咋说的

来源:三叔说情感     时间:2020-09-16 00:05:20

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,如果有一天,公司销售额下滑、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,我们怎么办?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,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,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。

任正非在2001年写下《华为的冬天》,当时华为的成绩是全国电子行业之首,财年销售额达220亿元,利润高达29亿。

居安思危,不是危言耸听。

现在看来,任老之远见,之格局绝非徒有虚名。

华为被美国列入“实体名单”以后,美国曾经延长华为的临时许可到8月13日,但同时也把规则再一次改了。

即便芯片不是美国开发设计的,只要芯片公司使用美国的制造设备,就必须获得他的同意许可才能向华为及其子公司提供芯片的需求。

华为想要使用美国的软件、半导体设计技术,也需要经过美国的同意。

8月17日,升级版华为禁令出台,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/地区的38家子公司列入“实体清单”。生效日期便是今天,9月15日。

台积电、三星、英特尔、联发科、高通、中芯、海力士等全球主要芯片生产企业都将在9月15日断供华为。

华为真的要面临无芯可用的局面,自家研发的麒麟芯片也就无法再生产。

好巧不巧的是苹果公司宣布,将于北京时间 9月16日凌晨一点召开秋季新品发布会。据媒体报道,除了 IPhone12 系列之外,还有功能升级的新 AppleWatch、新一代 IPad Air以及AirPodsStudio头戴式蓝牙耳机等产品。

这一下,炸锅了。

有人说,苹果在落井下石。也有人说,人家这是正常的发布会。各执一词在关于华为、苹果的文章下你争我论,各抒己见。

相信大家也知道,以前的华为就是安宽带送手机,垃圾到要命啊,什么闪退、卡顿、死机,你能想到的它都有,但那时候华为手机上用的是什么芯片?

华为海思自主研发的海思K3V1、K3V2芯片。

那时候的智能手机都出现过类似问题,只不过别人已经出二代、三代,华为刚刚出一代而已,类比之下,华为自然垃圾。

直到2014年华为麒麟上线情况才有所好转。

2015年,任正非这样说,从手机真正的使用比较来看,华为跟苹果是有一定的差距的,无论从外观、质量,苹果是优于华为的。

苹果作为一个平台,结合了几百万个云来提供这种服务,当时的华为联合不了这么多的平台资源。客观上来讲,苹果是一家软件公司,而华为是一家硬件公司。

这是2015年在瑞士接受采访时,任正非说的话,当时的华为手机并没有特别出彩,华为手机在智能领域跟苹果差距还是比较大的。

认识差距、并正视它,才能进步。

2016年,华为与莱卡合作推出P9,当时的价格是在3000多,除了苹果、三星,谁还敢卖这么高,没想到的是华为P9销量破千万,同年上线的mate9也收获好评,自此华为开始迈入手机行业前三。

P20之后,国内的生产商已经被甩在后面。

从2001年,第一代iPod出世,苹果公司就不断地持续改进自己的产品,19年时间不断积累更多的资金、经验,去研发新的科技,以应用于苹果之上。

苹果的成功并非从2007年的iPhone,而是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定位,不断地积累自己的经验,不断地改进自己的缺陷。

回到苹果发布会的事件上,我认为无论是有意也好,无意也罢,总之对于华为并不算一件坏事。

、华为芯片存量就摆在那里,现在来说只能减少不会增多,影响自然不大,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。

、正如任老所说,苹果手机可取之处很多,这是我们前进的标杆,只要存在对手,就有前进的动力。

、一味的抵制,并不能帮助华为摆脱困境,并且还会破坏国内竞争向前的生态环境。买产品就要看综合,光谈情怀,只会害了它。

、无论苹果什么目的,国内手机厂商都应该明白,想要国人花钱,就要拿出好的产品。不吹不黑,华为这点上已经做得不错了。

任老还有一句话:不买华为不等于不爱国,华为就是商品,如果你喜欢就用它。

他为什么要说这么一句话,现在想来,如果一个依靠高科技出圈的产品,只谈情怀,那么他离死亡也就不远了。

2013年,诺基亚被微软收购,一度霸主自此落寞。

表面上它是被各大手机厂商生生挤死,实则是自我的问题,有这么一句话:不能顺应时代潮流的,都死了。

任正非在《华为的冬天》中有这么一句话,我非常喜欢: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网络股的暴跌,必将对二、三年后的建设预期产生影响,那时制造业就惯性进入了收缩。眼前的繁荣是前几年网络股大涨的惯性结果。记住一句话:"物极必反",这一场网络设备供应的冬天,也会像它热得人们不理解一样,冷得出奇。没有预见,没有预防,就会冻死。那时,谁有棉衣,谁就活下来了。

数字不是全部,精彩才是人生!

再次拜读,依然澎湃。

芯片之路,注定是漫长而艰辛的,相比现在一时的情绪冲动,我们更需要持续的理性和耐心。

比之当前困境的冲动,我们更需要学习任老身上的品质,是美国强压之下的韧性;是面对抵制之后的明智;是对教育事业的殷殷之情;是不畏强权之下的大格局。

-End-